深圳屠宰场收无证生猪 己方打耳标“黑猪”变身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屠宰
当前位置:首页食品资讯中国食品深圳屠宰场收无证生猪 自己打耳标黑猪变身合法猪 时间:2014-11-21 11:09来源:羊城晚报作者: 李晓旭原文: 核心提示:有知情者向羊城晚报记者举报,
深圳屠宰场收无证生猪 己方打耳标“黑猪”变身

深圳屠宰场收无证生猪 己方打耳标“黑猪”变身

  当前位置:首页食品资讯中国食品深圳屠宰场收无证生猪 自己打耳标“黑猪”变身“合法猪”

  时间:2014-11-21 11:09来源:羊城晚报作者: 李晓旭原文:

  核心提示:有知情者向羊城晚报记者举报,3个多月来,共有十多名猪贩从大岭山、公明等地的黑养殖户处收猪,这些猪均未经防疫部门打疫苗,属于“黑户口”。由于他们能够买到东莞、中山、惠州等地防疫站的检疫票及耳标,这些猪的身份在屠宰场门前被“洗白”。20日,深圳二号屠宰场相关负责人回应,屠宰场只检查检疫票、耳标的真假,至于检疫票的来源,屠宰场没有权力查。

  如今,正规猪苗入栏时都要佩戴耳标,由防疫部门人员操作。耳标是一种二维码“身份证”,生猪一生健康记录其中。然而在19日下午,记者在深圳二号屠宰场大门前,却发现一车车的生猪被现场打耳标,这些疑似来路不正的猪瞬间变“合法猪”。而这些猪只经这家正规屠宰场宰杀后,进入深圳正规的肉类销售渠道。

  有知情者向羊城晚报记者举报,3个多月来,共有十多名猪贩从大岭山、公明等地的黑养殖户处收猪,这些猪均未经防疫部门打疫苗,属于“黑户口”。由于他们能够买到东莞、中山、惠州等地防疫站的检疫票及耳标,这些猪的身份在屠宰场门前被“洗白”。20日,深圳二号屠宰场相关负责人回应,屠宰场只检查检疫票、耳标的真假,至于检疫票的来源,屠宰场没有权力查。

  19日上午,记者在石岩见到了举报人孙先生(化名),他在深圳贩猪多年。据其介绍,每天下午3时半以后,在石岩石龙仔的深圳二号屠宰场门前,都能看见一种奇怪的现象:十多辆载着生猪的人货车停在门前的道路上,然后有人把生猪从人货车赶到大卡车上,再由大车运往屠宰场。他说,这种现象已经持续3个多月。

  为何要大费周章给生猪换车进厂?孙先生说,问题便是这些生猪是未经防疫、从不正规渠道收来的猪,他们需要将生猪从小车赶进大车,而每辆大车再配一张正规的检疫证明,这样大车才能开进屠宰场。“其中有个老板从东莞大岭山收猪,这些猪都是山上的私人养殖的,没经过防疫灭虫。”孙先生说,收完猪之后,这位老板会直接将生猪拉进当地的一个防疫站,购买正规检疫证明及耳标。

  记者了解到,正规的收猪程序,猪从小就要打上耳标,在养殖期间要经过防疫、打虫等措施,到宰杀前需要有防疫站出具的检疫证,屠宰场才会将其宰杀。孙先生透露,目前有十多位私人老板参与其中,他们买猪的地方有大岭山、公明、沙井等地,而购买检疫票的防疫站分布在惠州、东莞、广州等地。孙先生介绍,深圳从外地收来的正规猪多来自江门、湛江、阳江及江西省等地。

  19日中午时分,记者来到深圳市嘉康惠宝肉业有限公司(即深圳二号屠宰场)门口,并爬到附近一个山包上蹲守,虽然此处距离屠宰场已有百余米。

  当日下午近4时许,车牌号为粤BW08××的白色人货车停到屠宰场门口约50米远的地方。十多分钟后,粤BW40××蓝色人货车也停了下来,两辆车上均装满了生猪。下午4时30分许,一辆车牌号为粤BN57××的大型红色卡车开了过来,停在地势较低的地方。这时,粤BW08××的小型人货车开始倒车,停在地势较高的地方,与红色大卡车刚好“尾尾相接”。之后,正如举报人所言,人货车上的司机下车,打开车门,开始赶着生猪进入红色卡车内,待车上的猪清空后驶离现场。

  令人诧异的是,记者看到一名年轻男子手拿钳子形状的设备,开始爬进红色卡车的猪笼里面,对着每头生猪的耳朵夹一下。在远处,记者听到车内生猪嗷嗷乱叫。与此同时,记者看到一名中年男子,也拿着同样的设备,来到粤BW40××蓝色人货车旁边,对着每头生猪的耳朵也夹一下。不久后,年轻男子在红色卡车内干完了活,还过来帮助中年男子。

  记者注意到,经过两名男子的操作,在场所有生猪的耳朵上都多了一个圆形的物件,这便是业内人士统称的“耳标”。随后,陆续又有其他人货车上的生猪被赶进红色卡车的猪笼内,待该车生猪装满后,记者看到红色卡车掉头便拐进屠宰厂内。

  举报人孙先生告诉记者,通过这样一个链条贩猪,贩猪佬的利润可谓暴利。他说,目前有十多辆小车参与这样的收猪,一天能拉来200多头猪。“像广州正规毛猪每斤8元,没防疫证的每斤7.5元,每斤这就能生下来0.5元。”孙先生称,每头生猪重量约300斤,按照每天200头的数量,相比收正规猪的价格,一年便能省下千万元,而每名贩猪佬能分得百万元。

  孙先生还透露,例如在东莞,防疫站给一头猪苗发疫苗、做消毒、打耳标,总价格是每头1.7元。而对这十多名贩猪佬而言,他们为了买检疫证给“黑猪”换上正式户口,每头猪得付上十多元,如果可以转空子,便能省下这笔费用。“贩猪佬和防疫站配合已经相当默契,一个电话就把票送到。”孙先生说,甚至一些防疫站会把票送到高速路上,这样就不耽搁运猪车的时间。

  而记者了解到,为让市民吃上放心肉,早在2006年,深圳市政府便决定在全市兴建4个大型现代化屠宰场,2013年3月底,深圳市二号现代化屠宰场石龙仔屠宰场进入试运行,深圳市二号屠宰场,由宝安区属国有企业深圳市嘉康食品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并经营,每天可向市面投放5000头。

  只检查检疫证线时,当记者调查完毕后,来到屠宰场门口表明采访来意,保安称“领导已经下班了”。20日上午11时,记者再次来到场门口,保安又称领导“去宝安区里开会了”。

  该负责人介绍,国家对养殖业的监管有多个环节,相照应有多个部门负责,比如生猪养殖地从入栏到出栏都有当地防疫站负责,而在生猪在2号屠宰场入场宰杀前,屠宰场要检查检疫票和耳标后才能入场,之后还要进行表体观察、抽血抽尿化验,无问题后宰杀。除此之外,宝安区动物防疫监督所也要派兽医对生猪进行抽查鉴定。

  记者了解到,国家在对生猪养殖监管上有一整套体系。如今猪苗入栏时都要佩戴耳标,这是一种二维码“身份证”,生猪一生健康状况实现信息化管理,如有无瘦肉精或动物疫病。

  [食品资讯搜索] [加入收藏] [告诉好友] [打印本文] [关闭窗口]

  安徽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关于7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的通告(2019年第33期)

  海关总署 农业农村部公告2019年第137号(关于防止塞尔维亚非洲猪瘟传入我国的公告)

  北京稻香村、天津狗不理、德州扒鸡、东阿阿胶……第三届中华老字号(山东)博览会来了